风凡

失语

第一次写文,非常辣鸡,ooc的地方还请包涵
有任何意见和建议都希望告知(:3_ヽ)_感谢
百合向,慎入  CP镜花×你





失语

今早起来我的恋人突然不能说话了。

她没有像往常来到我们的床前叫我起床。反而是平常一次也没能发挥作用的闹钟催促我赶快离开温暖的被窝。
等我起身时,只看到她一动不动的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我有些诧异,随后便迈开向她走去的步子。
她猛的转过身体,我自然被吓得向后退去。铛,桌上的相框被我撞倒。
她朝我的方向轻轻抬起一只手随即又立马放下。我紧张的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一切没有答案的情况下,我采取的最优解只有向她开口询问。
“镜花,你,没事吧?”我想尽可能稳定她看起来起伏的情绪以至于说话的声调都比平时低了几倍。
房间里除了我和她的呼吸声再无任何声响。一时间我没明白是我做错了什么导致她不愿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情况。我试探性的又问了一次。
“镜花,你……”
还没等话问完,我的大脑似乎接收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坏掉的汽车引擎在嗡嗡作响。
我低下头,镜花不知何时来到我的面前在啜泣着。下一刻我才意识到那种声音正是她发出的。
“呜,呜呜,呜。”
一时间我呆在原地,等反应过来我才明白做出这番表现的镜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恋人,泉镜花,此刻,说不出任何话。




常识告诉我应该带她先去医院。下一秒她却打断了我的想法。
她拉住我的袖口,阻止着我离开原地的步伐。
是不想让我走吗?可是除了去医院没有其他办法。
我试图挣脱她的束缚,想要强制性的将她带走。可是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她依然死死抓住我不肯放手。直到看见她的手背在和我的拉扯中被我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我才停手。
“对不起,但是镜花,你现在必须和我去医院。”她依旧不愿跟上我的脚步,只是这一次泪水止不住的从她的眼眶夺出。
她再次举起手,双手掩面。可是眼泪依然可以从她的指缝中间流出。
我的大脑开始变得沉重,眨眼间我看到了几束刺眼的光芒,耳边也听到几声刺耳的机械铃声。
“叮,叮,叮”
规律的响声穿过我的耳膜,每一次都深深印在我的脑髓深处。
再睁眼时,镜花停止了哭泣。
内心深处传达来我无论如何都要做到的事。
带镜花走,必须要带她走。

我伸出了想要牵起她的手,而这一次,什么都没能抓到。

闭眼前的最后一刻,她在我的嘴唇上留下轻柔的一吻。
“抱歉,我回不到那个世界。你要好好活下去。”
那是她开口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比任何事物都要夺目的她,最终在我的视野中逐渐黯淡。

再次睁眼,我看清了周围的面目。那是一间手术室,而我的旁边是生命迹象早已停止的镜花。
那天早晨她来到我的床前,嘱咐提早醒来的我检查蜜月旅行的用品有没有带齐。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发动了汽车引擎。
行驶的路上,一声巨响过后,我失去了意识。似乎,我们发生了车祸。
在我看到镜花的遗体时,这些记忆才如同潮水重回我的脑海。
我放声大叫起来,拼命想挣脱身上的仪器。

这一次,我没能抓住她。


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牢笼之外天空低垂。